:::

Home > 資料庫 > 跨界創作成果資料庫 facebook分享 plurk分享 twitter分享 sina分享 google分享 rss分享

媒介下的存在  ─〈17秒〉

媒介下的存在 ─〈17秒〉

  • 創作者:

    賴怡辰
  •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由國立臺灣美術館「科技融藝人才國外駐棧創作」計畫補助,今年得以至荷蘭V2_動態媒體藝術中心進駐,並有機會完成後續於愛丁堡的工作坊及展覽。對於創作者我自身,投入不同社會文化及生活環境中,面對各不相同的觀者個體、意識形態、展出方式,所帶來對慣性思考的推翻和衝擊,是一個重新審視自己原有認知、潛在假設以及修正藝術實踐方法的機會。
存在現場面對直接的互動與挑戰,透過駐棧創作,從不同文化及專業視角深入探究「媒介」,並以製作實踐密集挑戰自己技術上及材料使用的精準度,讓我無論在理論或實踐上都有相當大的磨練成長。


V2夏季駐棧計畫介紹



今年V2的夏季駐棧計畫(Summer Session)共有八位創作者,是計畫開始以來人數最多的一屆。創作者們的背景和創作主題如下:來自南韓的聲音裝置藝術家Jun Hyoung San直接以本次身處異鄉的聲音經驗出發,探討聲音的地方性;來自挪威的女性主義藝術家Siri Borge 以自己腹部的磁振造影(MRI)掃描作為媒材,質問醫學科技發展中的性別不平等;同樣以女性主義為創作主軸的克羅埃西亞錄像藝術家Vida Guzmic,則結合視覺立體成像原理與錄像作品,詩意描寫實體空間以及網路空間中作為「漫遊者」(Flaneur)的女性身體;來自葡萄牙的Susana Sanche則在本次駐棧期間,嘗試使用長時間曝光攝影來記錄演算法(algorithm)與身體的互動軌跡;一直以來以家族情感經驗作為創作靈感,現居阿根廷的哥倫比亞藝術家Sebastian Pasque,將醫療用紗布與各種電子、機械裝置結合,表現他與已逝母親在醫院共度的最後時光;來自拉脫維亞,現居挪威的創作者Zane Cerpina則發展應用軟體OPINIFY APP,旨在提醒觀者反思社交平台盛行的今日,人際交友圈所形成的迴響室(echo chamber)如何左右人們在全球重大議題上的態度及看法;現旅居英國的日本藝術家Inari Wishiki ,來自以文化批判、社會介入聞名的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文化研究中心(Centre for Cultural Studies),鑽研社會中的各種軟體及介面(interface),在駐棧期間實驗發展以「掉/撿錢」(drop/pick up coins)作為新的貨幣流動方式。

 

相關圖片


 

創作概念之發想和呈現


本次駐棧,我從概念面來檢視「生產數據」,這個以度量單位作為媒介物(media)的媒介表述過程(mediating process)。以「數據化」技術對於社會文化以及藝術生產、評估造成的影響為例,探討在數位環境下以「數字」作為媒介,這些數字實際上所表述的、以及所「能」表述的限制。
駐棧期間,每週皆固定與其它創作者、機構策展人和計畫主持人集會。會談中,每位創作者需輪流報告其最新的創作進度,機構方面除了以第三者角度去檢視想法的邏輯,也會以展覽策劃的角度提供執行上的建議,讓創作者能不斷檢視製作成果於溝通上的精準度,並能客觀評估各自的製作在落實於展出場合時,是否仍能有效作用。
構想、製作執行與客觀展場經驗的交互檢視與修正,是本次夏季進駐使我受益最多的部份。原始計畫上的誤差,於每一次的討論及實驗下逐漸修改,而每一次執行製作上的修改,都是對作品核心概念的再次釐清檢視,因為執行方式它們各自都為媒介,修改過程中一再被提醒的是,正視每一種執行方式本身所帶有的各自訊息及特性。

 

相關圖片




於駐棧創作期間幾經修改之下,我於V2夏季駐棧成果聯展發表的裝置作品〈17秒〉,將觀眾置於數字生產的當下,展示一個數字的產生是如何被測量方法、測量工具的特質以及數據收集者的假設及目的所左右。
作品靈感來自於從事藝術行政工作時,對於藝術品的影響力必須數據化,始得以納入評量/價值系統的無奈。美國心理學期刊一篇調查所得,17秒是博物館/美術館觀眾在一件作品之前停留的中間值,亦被其他文章誤引用為「平均值」,與羅浮宮內蒙娜麗莎被觀看的平均時間15秒,並列為美術館觀眾對於藝術作品無感的指標事例。然而,藉由觀看(gaze)動作而成立的觀者與被觀看者的關係,若只以時間框架定義,甚至用來進一步推論觀者的「文化程度」與被觀看者的「價值」,或將延長作品被觀看的時間視為唯一要務,其實已經被框限在觀看行為的某個特定假設上,而忽略了藝術作品本身的特性以及許多無法被輕易定義的細節。
裝置作品以空間來區分,共三個部份,第一面牆展示兩個量化時間的物件:一個鐘與一個沙漏,兩者皆指涉「17秒」這個概念,唯測量單位已被我重新結合測量物件的自身特質,轉譯為距離(公分)及角度(度)數據。
第二面牆則掛有一個加上絨毛的碼表及一本「17秒存在登錄簿」,觀者在此被指引闔眼默數,並利用碼表數據化其所知覺的17秒,然後在手冊上登錄自己在國際標準時間單位下的存在。藉由默數、觸摸、測量,再次意識身體內那些難以被數據化的知覺,以及外在標準值的衝突。


最後,兩面垂直的牆所形成的「後台空間」則展示了「17秒」的背後意義:第一面牆上展示的鐘背後,實際上裝設了一個攝像鏡頭,連接到一個設有臉部偵測軟體的微電腦上。若偵測到觀者觀看這件作品,電腦便輸出訊號至牆上的「凝視計數器」(gazing counter),計數器以秒累計作品被觀看的時間。計數器前方則展示了關於「美術館/博物館內觀眾在展示物件前所花費時間」的三篇文章,從最上方科學期刊〈Time Spent Viewing Art and Reading Labels〉到較中性的報導〈The Museum Is Watching You〉,再到評論〈We know what we like, and it's not modern art! How gallery visitors only viewed work by Damien Hirst and Tracy Emin for less than 5 seconds〉。三篇文章中的數字及單位都被一一標註起來,隨著文章性質越趨主觀,文章內所引用的數據指向價值觀的趨勢也越來越明顯。

 

相關圖片


 

駐棧評估與心得


本次夏季進駐讓我受益最多的部份,在於時時被強迫對作品構想、製作執行與客觀展場經驗的交互檢視與修正。過去我的創作方式偏重構想上的發展琢磨,展示方式多為社會介入等,為一種非機構展場的展覽方式,且多直接面對觀眾,概念上的溝通在現場交談即交代完畢,很少對創作自身的溝通能力及視覺展現進行思考。本次夏季駐棧的聯展,讓我重新檢視「場合」(context)與表現手法的關係,並重新思考作品應俱備的「場域特定」(site-specific)意義應不只包含空間元素,也需考慮展覽特質、聯展共同展出之作品特質、展場所在地方之文化特性甚至時間等。舉例來看,機構至今仍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個質問:「為何你假設觀眾在晚上八點晚餐後來到展場,會花這麼多的心思,在循著你的思路思考反省一番之後產出一個數字?」這提問點醒了我一直以來對展覽場合及觀眾的忽視。駐棧期間,兩位專注於開發應用軟體app的創作者也不斷被提醒回應「最終發表時的展現方式」。展覽場合,是在縱向的創作時間軸上展開橫向的,面對大眾的介面,也是一個將創作者於自溺的環境中打斷,反省其創作最終目的的時機。過去我總太專注於過程、內省,甚至不自覺地輕視溝通、呈現自言自語,終因無法溝通而越發覺不被理解,這次的駐棧經驗可說深刻提醒了我雙方面同等的重要性。

 

相關建議


本次在V2夏季駐棧,與國際藝術家及機構人員的互動及觀察下,幾項心得可提供給未來欲在此駐棧的創作者參考:首先,國際交流多建立在英語系統上,雖然本次駐棧藝術家和機構內的工作人員的母語皆非英語,但在這樣的國際架構下,欲與其它語言背景的創作者、策展人和觀眾溝通,英語是理所當然的基礎工具。從概念表達、交流討論、尋求協助到應機構要求撰寫出作品說明、錄製訪談,並在最後發表會上說明創作,都是以英語進行。
此外,館方人員因各自具不同的背景及價值觀,持有不同喜好及對他人表現上的主觀論斷,其所提出的看法,也都只是在其立場下的片面事實。例如本次參與駐棧創作討論的館方人員皆為白種異性戀男性,對於性別或弱勢主題,便出現無法同理的斷層,在這類情形下,尋求其它創作者的建議,並藉機審視釐清自身想法以堅定立場,都是本次駐棧期間創作者們應對的方式,且對此我也認為成效良好。